新疆昌吉市妹司堤土地整理有限责任公司 - www.hgghyg.cn

就是这样熟悉的内容、熟悉的元素

北京商报:《大鱼海棠》最终定档发布时,观众的反应可以说是两极分化,有人拍手叫好,有人充满质疑,您如何看待这样的情况?

北京商报:《大鱼海棠》的音乐是在日本完成的,在制作过程中也有一些外包给了其他国家的公司,对此有人质疑《大鱼海棠》并非纯国产,您怎么看?

需要明确的是,我们发起众筹主要目的是为了向潜在投资者证明,我们的电影是有关注度、有支持者的。而给投资者信心,向他们证明在商业上可行性的同时,也展现了《大鱼海棠》这部电影的市场潜力。所以这158万元的众筹款,其实是一种宣传,对电影制作过程当中的帮助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。

梁璇:很多人喜欢并支持《大鱼海棠》,是因为电影里面的东西观众很熟悉。我们从小到大,看到的东西、学到的内容是差不多的,唐诗宋词、诗经论语是我们独有的文化内涵。就是这样熟悉的内容、熟悉的元素,给国外的人拍,拍得再像也不会有神韵,外在容易模仿,但是内在的东西只有浸泡在中国这样的文化里,才能更好地去把握、去呈现。所以有的时候,观众会觉得有些东西是相似的,实际上却是不一样的。

梁璇:首先最大的问题还是“钱”,因为没有经费很多内容的制作就跟不上;其次就是我们对故事创意和剧本打磨这一部分的时间投入。因为目前国内没有动画电影剧本创作的专职人员,所以一开始剧本的初稿只能自己动手写,用了2-3年时间才完成第一稿。还有就是制作人才的缺失,老一辈动画制作人已经不做动画了,新成长起来的动画人有才华却没有经验,所以完全处在一个断层的时期,这就给电影制作团队的组建带来很多困难。其实《大鱼海棠》在这么长的制作过程中也在不断成长,我们也花费了大量的时间来构筑一个世界观,以此不断完善整个故事的逻辑,丰满角色的形象,以期能和观众产生情感共鸣。

耗时12年之久的国产动画《大鱼海棠》终于将在本周五登陆全国院线。无论是样片流出惊艳众人、资金不到位被迫搁浅,还是众筹破纪录项目再启动,制作团队反复更迭不断,都让这部国产动画一直处于舆论的中心。在电影即将上映之际,导演梁璇接受了北京商报记者独家专访,还原一个最真实的《大鱼海棠》。

梁璇:《大鱼海棠》是中国人的中国故事,我们的主创团队从前期、中期到后期都是彼岸天公司内部的。但与此同时,《大鱼海棠》也是国际化合作的成果,比如说音效我们是在香港做的;音乐是在日本吉田洁老师的带领下,由音乐团队完成的;3d这部分内容,也就是立体效果是在台湾一家公司做的;还有一部分中间画的这个部分,我们是给一家韩国公司做的。这样的动画制作方法在国际上也是通行的,因为电影的工业化已经不仅局限在一个国家内部,现在国内很多优秀电影的特效也是在韩国做的。而且做《大鱼海棠》效果的这家韩国公司也做梦工厂动画外包的工作,甚至《千与千寻》在后期剪辑的时候也会找韩国的公司来负责,因为制作必须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,所以需要各方优秀资源的整合。但是《大鱼海棠》完全是一个中国的故事,是由中国的主创团队、中国的制作团队来完成的。

北京商报:《大鱼海棠》曾在2013年发起过一次网络众筹,当时共筹集158万元,这部分收入主要用于电影的哪一个部分?

梁璇:我们官方惟一一次提出电影可能上映的日期,是在众筹的时候,预计电影会在2015年11月11日上映,同时我们也表达了这个日期的不确定性。但是我们在2014年11月11日又发了一条微博,内容是“2015.11.11,十年一诺”,我们的本意是告诉观众,我们没有忘记当初的承诺,却让大家误会为定档日期。然后从2010年开始,很多营销号连续五年帮我们定档,所以我们也有了一个“神坑”的称呼。其实我们非常能够理解最终定档时观众情绪的爆发,因为《大鱼海棠》可以说是很多人的青春,大家真的等了太久,我们也在尽力把做好的效果呈现给观众,兑现当初许下的承诺,不让大家失望。

梁璇:其实众筹款的数额基本刚够给众筹者的回报成本,比如说众筹者支持了我们10元钱,我们会回报一张定档海报的贺卡,但是贺卡的制作成本就是8元,再加上运费已经不止10元了;再比如支持了我们100元,我们会回报给众筹者电影票、海报、剧照或者明信片等,这些总成本加起来差不多就是当初众筹款的数额。

北京商报:业内外一直都对《大鱼海棠》给予了超高的期待值,然而随着海报和预告片的曝出,也出现了些许质疑之声,以画风来说,有观众提出与某日本动画相似,对此您怎么看?

北京商报:《大鱼海棠》为何历经12年之久才与观众见面?这期间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?